台灣歷史科課綱的歷史 – 88課綱/95暫綱/98課綱/101課綱

最近歷史課綱爭議很大, 有很多人說, 阿馬英九的課綱這樣調, 民進黨以前執政不也亂七八糟的調整, 都一樣亂啦, 我很不服氣, 不尊重歷史專業的人想把這事情倒到藍綠惡鬥, 很壞 ! 剛好給我找到一篇文章, 說明調課綱的歷史, 仔細看過後, 國民黨真的一意孤行的混蛋, 別把事情牽拖給藍綠 !

這篇”課綱修改真的只是藍綠惡鬥嗎?“的文章內文很長, 用很嚴僅的論文寫作方式說明歷史, 內容也只講到 98 課綱, 我又找了幾篇文章, 一起幫大家簡單整理, 本來貼在我的臉書上, 後來發現轉貼後內文跟本無法被帶上, 所以貼在我的部落格和大家分享:

「88課綱」

「88課綱」是1990年著手修訂、1995年發布,1999年秋天開始使用, 但因為台灣民主化對社會的變化, 台灣社會期待自己的學生認識自己的歷史, 但台灣歷史只在整個中國史的篇幅中4/19,內容片段、跳接,是陪襯用的。大家還記得以前的時候, 好多優秀的歷史老師在學校會教我們認識更多的台灣, 但是考試不會考呀 !

後來在2001年4月因為配合九年一貫課程的緣故,教育部著手高中課程標準修訂,在普通高中歷史科部分,當時教育部長黃榮村(請注意,不是杜正勝)聘請時 任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主任張元,擔任高中歷史課程綱要專案小組召集人. 張元不但是清大教授, 還曾經是個高中歷史老師, 所以他來編高中教科書, 整個學術界沒有任何人可以質疑, 不過, 那時候的南社有出來反對, 說張元是個統派, 沒想到 2003 年課綱修訂出來後, 他被統派人士批成一個大台獨. 還記得那時候新聞吵很大, 就是台灣史佔一本獨立成冊, 以及從全球化開端的視野將十六世紀以後的明代以後中國史放入世界史範疇這二點,國民黨們完全受不了. 痛批這是兩國論史綱. 但是為什麼要把台灣史獨立出來, 張元說的很好:”第一冊編臺灣史最主要的考慮是希望將綱要裡面最重要的精神也就是提升歷史學習能力的觀點落實在實際的學習上。因為臺灣史對學生來說比較熟 悉、比較親切,找資料也比較容易,可以設計很多不同的教學活動,對他們的歷史思維的發展是最有幫助的,所以我們把臺灣史擺在高一上。”

就張元自己的解釋,將臺灣史維持獨立成冊,動機不是出於政治考量,他希望透過臺灣史課程,培養學生對歷史的核心能力,這份課綱基本上是希望以學生為本位, 從學生的學習角度來思考──因為臺灣史接近學生。以臺灣史為起點,不但有種特別的親近感,就實際條件而言,由於國小、國中已學過臺灣史(1997年起,國 中開始有「認識臺灣」課程),學生具有比較多可供討論的歷史事實,在有較多先備知識條件下,可以說是訓練歷史思維最好的時機,也是最容易也最有可能達成訓 練歷史思維的教學目標。因此對張元而言,他將臺灣史獨立成冊,誠如他自己所言,完全是「功能性」的考量。

「95暫綱」

你也知道, 那時候藍大大於綠, 結果立法院當然一直罵, 後來張元辭掉了召集人, 但是九年一貫總是要實施呀, 結果教育部長黃榮村找來了周樑楷當召集人, 訂了一個 95 暫綱. 正式施行的95暫綱與張元擔任召集人時的公布的課綱草案課程結構,雖然大抵相同,但迫於「輿論壓力」,原本的臺灣史一冊、一千五百年以前的中國史一冊、世 界史二冊(含一千五百年以後的中國史)的必修課程規劃,改為臺灣史一冊、中國史一冊(含一千五百年以後的中國史)、世界史二冊。也就是在教學時數(每週2 小時)沒有增加的情況下,將一千五百年以後的中國史全部塞回第二冊,用一學期的時間教完,這與張元當時的規劃相比,中國史部分,等於增加五百年的份量,而 且在略古詳今的原則下,份量驚人。對在野的國民黨立委而言,雖然將一千五百年以後的中國史從世界史中「救回」,卻引發高中歷史教學現場的夢魘──中國史根 本上不完。高中教師一針見血指出:「以政治立場討論課綱的黨派、政客,他們曾經考慮過實際教學的問題嗎?他們只在意自己的意識型態是不是在課綱中居於主流 地位;至於高中老師、高中學生接不接受,並不是他們應該或曾經考慮的」。

「98課綱」

因為95只是暫綱緣故,加上95暫綱宣示的理想性,在教學上遭遇困難,2006年7月教育部再度邀請周樑楷擔任「98課綱」的制定,預定於2009年起 用。周樑楷基於回應教學現場的困難,為95暫綱的修改立下了二個原則:(一)應讓小組委員中的高中教師有更多發言機會和影響力;(二)應更簡化內容,同時 歷史解釋的參考架構也應更明朗清晰。 完成回應公聽會與網路意見回覆修改的98課綱,被認為教學的份量已有減輕,專家的評價也很不錯,精神上與95暫綱相當接近。

98課綱在政黨輪替以前幾乎走完全部程序,但2008年5月馬英九就任總統,10月27日在教育部召開的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發展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上,在無 人發言反對歷史課綱之下,歷史竟連同國文的98課綱,由主席鄭瑞城部長當場裁示擱置再議,其餘二十一科如期上路。一個好好的、被認為不錯,而且可以彰顯歷 史教育自主地位的98課綱,借用周婉窈的話來說,就這樣當場被「殺死」了。

「101課綱」

原本應該全面施行的98課綱,在2008政黨再度輪替之後,唯獨歷史科與國文科(因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爭議)教育部長鄭瑞城不顧審查委員們的反對堅持擱 置,之後並在委員王曉波(沒錯, 又是他)要求下重新研議。經過兩年多的研商,期間,因為內容的爭議觸發多位台灣史學者憤而辭職,委員會也經過多次的重組,最後方才勉強定案,這就是現行 101課綱的由來(101至103學年度適用)。101課綱好不好, 老實說不好, 但畢竟透過委員會開會的妥協, 定案後還算大家都可以接受, 後來上線, 是這次事件中, 我們稱之 “舊課綱”, 這是馬英九時代推出的課綱, 我們的王曉波老師, 也參與其中.

98 和 101 課綱的差異, 可以參考原作者的另一篇文章:98歷史課綱比101好在哪裡?

「101課綱微調」

就在101課綱頒布,新版教科書方才編寫送審未果時,蔣偉寧部長初上任不久,就要求審定委員依照一份來路不明的「民眾建議意見書」修改教科書內容,隨之重 組歷史教科書審議委員會,宣稱要依照中華民國憲法來進行教材內容的修改。同時間,這些審議委員自行成立三家教科書出版社,宣稱要「撥亂反正,導正偏差史 觀」,並火速編寫出三本教科書送審通過。
之後,這些委員們被媒體發覺多數具有「兩岸統合學會」的身份,其言論甚且不時有對岸中共國台辦等高官只知唱和,同時又多不具有歷史教學或研究的專業,因而 引起輿論以及歷史專業學者的撻罰。然而,教育部卻組成「高級中等學校及國民中小學社會及語文領域檢核小組」執行此命令,其下又設國文,歷史,地理,公民四 個小組,在國教院的會議中逕行以臨時動議通過檢核小組有權對課綱進行微調工作。這就是所謂「微調課綱」的由來。

簡單來說, 王曉波這群人在 101 課綱的時代, 踢球小輸了對手, 只好把裁判換掉, 對手也換掉, 做出一套完全符合他們想法的「微調課綱」。

在這次的「微調課綱」風波中,我們看到教育部自莫名其妙地擱置98課綱以來,就不斷地以政治凌駕教育專業,一次次示範專業不如官威,程序正義不如意識形態 正確的施政手段。也無怪乎,這次的微調會引起專業歷史學界不分政治意識形態的一片撻伐,由政大台史所薛化元教授發起的連署抗議已經獲得全國大學所有歷史系 所主任的支持,堪稱台灣史學界前所未有的一次大集結。

101 課綱的問題, 我參考了商周網站的這篇板橋高中黃老師的文章: 台灣高中生的課本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一次看懂風波不斷的「課綱微調」

大河馬的感想很簡單, 馬總統, 王曉波老師想回到過去, 但現在台灣的社會早就回不去了. 三十歲以上的我們小時候都被說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現在你自己講一定會笑呀, 台灣是一個民主的社會, 大家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有些意識型態有對立很正常, 但是政府在做事的過程中, 不應該在程序上做偏坦自己一方的事呀, 阿扁時代有找過自己人編教材嗎 ? 沒有 ! 98 課綱沒有爭議為什麼會被教育部長擱置 ? 101 課綱就算不好, 也是在民主社會中妥協的產物, 王曉波老師為什麼也還不滿意呢 ?目的是要把我們帶回去過去嗎 ?

來不及了 !

為什麼阿扁時代不需要干預課綱委員 ?因為台灣社會這以台灣為主體性的文化與認同, 在這二十年內早已經建立無誤, 整個台灣社會都回不去了 ! 也許課綱亂寫沒什麼, 好像也毒害不了我們, 但黃老師講的很好: 「今天教育部拿著不具專業身份,違反程序正義,只憑藉與執政當局意識形態相同的政治正確就要專業教師執行「微調課綱」,這是看不起第一線教師的專業自主性, 也低估了解嚴以後,台灣公民社會的民主智商。作為一個第一線教育工作者,我要爭論的不是任何意識形態,而是最基本的程序正義。」

我常說我社會化很嚴重, 很多事我可以裝做不想理, 我可以說台灣經濟比較重要而不管這些事, 但這些高中生們不行, 對他們來說, 正義無法妥協, 歷史不能向政治服務, 我比不上你們, 向你們致敬, 台灣社會有你們真好 !

 

 

留言討論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