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沒問題, 問題是出在制度!

十年前一個秋天的十月早, 我和我的大學同學 Lucino, 坐著他的車到台中港務局, 不是演講, 是參與一個網頁設計案的投標 ! 那時候我在念博士班, 找了幾個朋友, 自不量力的組了一個小公司, 那時 Lucino 之前在資策會做標案好久了, 他很有經驗, 我們公司一成立, 就去標一個台中港務局的案子, 做的事挺無趣, 是把原有沒遵守無障礙網站規則的網站, 做一點點的小改版, 預算約是 50 萬, 我算一算成本加上利潤, 好像是三十個初頭萬就去標了 ! 沒想到那一次, 我們就標了, 因為規則是最低價決標 ! 當開標時, 我有點後悔, 因為我們好像開太低了, 四週的其他競爭對手好像瞪我們看, 因為天呀 ! 這兩個小朋友來破壞行情呀 ! 最低的其他公司都還有快四十萬, 我們兩人被引導到一個辦公室, 承辦人員告訴我, 因為我們低於底標太多, 所以他認為價格太低, 做不起來, 所以他要求我們要付「差額保證金」, 否則要把機會給別人 !

最後我們湊足了保證金,  沒領到一點預付款, 先把保證金繳給國家, 到最後結案後, 才把保證金給拿回來 ! 接到這案子, 離我們登記公司完成, 沒幾天, 說真的, 我那時覺得政府專案好好做, 價格開好高, 我隨便接都可以做, 誰叫我是天才呀 !但是, 這專案是我開那家公司, 少數接過的政府專案, 因為再也找不到這樣的案子了, 決大多數的政府標案, 都是採用最有利標, 在評審評選的過程中, 誰表現的最好, 誰就可以得標 ! 除非是單純的商品採購, 通常服務或建設的案子都會用最有利標 !講是講保障政府採購的品質, 但對於小公司, 就算把我從小到大的比賽獎狀拿過去, 我也一定過不了最有利標, 所以後來, 我們就再也沒有去標政府標案了!但那次的經驗, 的確是讓我對政府採購規定, 有了一些瞭解.

最有利標, 是做規劃報告和簡報最好的人得標.
最低價標, 是最便宜的人得標.

看起來很好,  但是最有利標是用什麼價來得標呢 ?

如果你被選中了成為最有利標的第一名, 你可以優先議價, 你提出來的價格必需要在規劃這個案子的單位承辦人員所設定的底價之內, 否則議價失敗, 就得換第二名來議價了 ! 但是, 因為你只有幾次的減價機會, 你一次減太多, 你就會低於底價太多, 你就自己吃虧, 因為底價通常都是長官核定了, 也不可能太誇張的低, 如果我們想做這案子, 通常我們會和承辦員說: 依底價承作. 反正這數字是你這次要承接的專案中, 政府願意出的最高價錢了!亂減價只會和自己過意不去.

最有利標看起來還不賴, 反正政府已經出價了, 我們訂了一個底價, 是公部們覺得合理的金額, 找我們覺得最合適的公司來承做, 因為政府會把預算金額寫出來, 所以最終成交價, 打個九折提案, 在最有利標中, 已經仁至意盡, 但是這個最大的問題是: 和承辦單位關係好的廠商, 最容易得標 ! 因為外部評審只要過 1/3 就好了, 所以政府單位會凹廠商寫 Proposal 去提案, 然後請你預先報個價, 最後扣一點點成為底價 ! 一切合法 !  也讓政府標案死一攤水, 總是那幾家公司在做 !

最有利標也許會讓評審參考價格, 但最大的問題, 是讓政府的標案失去價格的競爭力, 市場機制的價格競爭無法在這制度中看出來, 更大的風險在於, 承辦人員可能對價格錯誤的估算!

我舉一個例子來說: 如果我和某單位的承辦人員很熟, 他問我, Host 一個 WordPress 網站一年要多少錢, 我和它說, 應該要 40 萬, 這承辦人員不太懂, 就編了一個預算 40 萬, 然後開一個最有利標, 之前還問我要放什麼規格才理想, 我怕被人搶標走, 就寫說, 這一年的網站, 我要加上什麼沒聽過的外掛, 在加上什麼沒聽過的防火牆規格, 然後因為這些規格只有我有, 擺到網站上公開的時候, 保證沒有人來標, 我只好再找幾個廠商陪我一起去演戲 ! 最後當然是我得標了, 預算 40 萬應該 34 萬可以承接, 當然, 這種案子賺個 20 萬對不起自己, 一切合法, 政府的錢就進我的口袋了 ! 所以, 做規劃的那位承辦人很重要 !

以鴻海的台北資訊園區, 遠雄的大巨蛋案或是富邦的松山文創來看, 最大的問題是, 承辦人員在規劃 BOT 的案子的時候, 用的是不知道那裡拿到的賺不了錢的預估, 所以他們就替廠商設計了一個”賺不多”的回饋底價, 讓這些廠商來做公益, 一但用最有利標的模式來選擇, 每個廠商一定會依政府的很難賺的評估來做規劃, 大家都提出差不多的價格, 反正最後又不看價格, 根本不會有人在會用市場的價格來競標  ! 不用想也知道, 市政府早就心有所屬, 他們會得標, 天曉得這次會政黨輪替, 丟臉的合約價格給大家看光了 ! 我可以相信郭董, 遠雄, 和富邦出的價格雖然低, 問題卻不在他們, 在制度, 因為有錢賺誰會出低價呀 ? 不就是最有利標嗎 ? 反正我關係好一定可以得標, 價格當然是要能多賺就賺呀. 最後寫出那些難賺錢的評估的承辦人員, 一定會成為”余文們”, 但他們很可能, 並沒有錯 ! 只是不夠認真, 或是跟本就沒有做過生意呀 ! 誰知道蓋停車場那麼好賺呀 ! 偏偏這又是一個 BOT, 幾十年的錢都給他們賺走了 !他們卻都賺的理直氣壯呀 ! 以台北資訊園區的案子來看, 我最想知道的是, 當初投標的這幾家廠商, 是用多少錢的價格去投標的, 鴻海和他們是不是差距很大, 但就算差距很大, 老實說: 依法行政, 一點小辨子我們都抓不到 !

我找到一篇財團法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的文章寫到:

在蘇貞昌院長主政年代。蘇院長有鑑於許多以「最有利標」方式決標之採購案件陸續受到外界質疑、甚至檢調介入調查,故於行政院會中裁示:「現行各級政府多半採用最有利標,『這是有問題的!』,未來應以最低價標為原則,最有利標為例外」

而內政部長李鴻源日前表示,為了公共工程品質著想,在部長任內原則上不鼓勵所屬採最低標,也盡量不用最低標;並指示研議相關配套,配合行政院改善現 行工程招標制度,「讓不肖廠商無法在公共工程界存活」。這個指示與之前蘇院長的裁示相對照,其實沒有對錯、高下或合法與否、甚至政策變動的問題,無論是裁示或指示,終究仍是在採購法所允許的範疇內,僅是行政機關因應時勢所作的選擇。

今天柯 P 來面對這些問題, 大家看到傻眼, 這是那裡來簽的合約呀 ? 一切合法 ? 我倒是在想, 為什麼沒有第三種評選方式呀 ? 我設計一個叫做 評選通過的最低價得標 ! 不申請專利啦, 送給大家:

所有來參與評選的廠商, 出價必需隱藏, 先通過評選評分, 單位先設立一個最低分, 所有高於最低分的合格廠商, 都可以進入比價程序, 最低價者得標 ! 同時限制至少要有多少廠商通過評審, 才可以進入比價程序 !  這樣一來, 所有廠商為了要萬無一失, 怕別人出低價, 一定會用最有競爭力的價格來參與競標, 政府也不用怕找到不夠資格的人來參與競標 !

當然, 我知道這要等立法院立法沒那麼容易, 如果你不巧在政府當官, 我建議你的做法是使用最低價得標的方式來選擇廠商. 再設立合理的規範來限制投標人的資格, 篩選出一些不適任的廠商. 多少會幫政府省一些錢來呀 !

至於現在這些案子, 柯P會怎樣和這些財團鬥, 我們就先讓子彈飛吧 !

p.s. 有興趣的可以看這篇: 最有利標操作手冊看一看, 公務員是怎樣依法做選擇的.

留言討論吧~

comments